七里岗  
 
 
 


 
 
生活与回忆
 
  浏览数:32695429 博客积分:{Integral1} 博客等级:{denji}  
军训的生活的回忆

博主:七里岗  发表时间:2017-01-10 09:05:09
 

我们那时,社会上流行的口号是:“农业学大寨,工业学大庆,全国学人民解放军。”那时还有一首很流行的歌曲,记得开头两句歌词是这样的:“解放军是个革命大学校,毛泽东思想红旗举得高。”解放军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是非常高的,所以,学军对我们来说,其重要性是远远大于学农和学工的。

中学阶段,我们正规的学军只有一次,时间大约是在1972年的夏天。所谓正规,也就是指学军时有来自部队的官兵具体教我们,就像是训练新兵一样,很规范,也很严格。

负责我们军训的官兵不知是来自哪个部队,听说好像是临汾旅的,四个口袋的多,两个口袋的少;四个口袋的是军官,两个口袋的是士兵。他们穿着军装,戴着军帽,就像参谋长少剑波一样,“一颗红星头上戴,革命的红旗挂两边”,腰间还扎着军用皮带,只是没有佩戴手枪,脚上穿的是当时很时髦的解放鞋。他们不论官兵,都是站有站相,坐有坐姿,平时表情一本正经的,就是笑起来,也显得很严肃,很庄重。

记得工宣队领导做了学军动员后,我们每个同学都按照要求写了“决心书”。我也写了,我那时组织纪律性比较差,在不少方面显得自由散漫,我就想通过这次学军来改掉这些缺点,改变别人对我的印象。有老师看到了我的这份“决心书”,特别叮嘱我说:“你写得不错,但关键要在行动上下功夫,这样才能言行一致。希望你这次能做到。”

学军还没有开始,我就成了关注的目标,虽然心里不太高兴,但老师说得也不错,我只有老老实实地学,一点一点地改,不就行了吗。

学军开始了。来自“革命大熔炉”的解放军确实厉害,他们把每一天的活动都安排得紧张有序,一点不乱,比如:什么时候起床,什么时候出操,什么时候训练,什么时候熄灯睡觉,都是细化到小时,而且无可改变。部队严明的纪律,给我们这些平时散漫惯了的学生,就像是套上了紧箍咒一样,大家心里直叫吃不消,受不了,但嘴里都不敢说,只有忍受,忍受,再忍受。

学军虽然气氛紧张,训练很苦很累,但好玩的事情还是不少的。先说说几首好听的部队歌曲。学军时,不论集合、开会、训练之前、训练结束后,往往都要唱歌。记忆最深的是歌曲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,这首歌有着进行曲的节奏,站在原地可以唱,在行进中唱效果显得更好,连走路的步子都会变得有力起来,只是在唱到“第七不许调戏妇女们,流氓习气坚决要除掉”时,几乎所有男同学的声音全消失了,就听到女同学在唱;而在接着唱到的“第八不许虐待俘虏兵,不许打骂不许搜腰包”时,我们男同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把女同学前一段的声音,一下子就给压了下去,就像是“对抗赛”一样。对我们男同学来说,这是一个很微妙的心理,好像只能意会,不可言传。

还有一首歌,歌名记不清了,歌词还能记得,就四句话:“军队向前进,生产长一寸,加强纪律性,革命无不胜。”这首歌好像就是为我写的,所以,每次唱这首歌,我都是直着嗓子唱的,特别是“加强纪律性,革命无不胜”这十个字,通过一次次的演唱,都刻在我的脑海里了,只是我不太理解,生产为什么要长一寸,长一寸的生产究竟是什么样子,好像有点比喻不当。这是我当时心里想的,是不能公开说的,算是自己的“活思想”吧。

学军的主要内容是军训,军训是循序渐进式的,最初进行的是队列训练,也就是我们平常进行的排队和列队走步。负责我们班军训的是个排长,二十多岁,身材瘦长,脸膛黝黑,听口音好像是山东人。他喊口令“一、二,一”时把“一”说成是“呀”,喊出来是这样的:“呀(一)、二,呀(一)”。我们有时会捂着嘴笑,他发现了,会呵斥我们说:“你们笑什么笑?严肃点!”

在烈日的照射下,我们在大操场上训练队列,从“向左看齐,向前看”到“起步走,立定”,几乎天天就这样反反复复地练,练到最后,我们的站姿和走路的姿势都像是军人了,大家都感到了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和进步,纷纷说“难怪说解放军是个革命大学校,真是锻炼人啊!”

队列训练完毕后,接着就是训练匍匐前进。这个难度比队列训练要大多了,也苦多了,好多同学的膝盖都磨破了,但没有一个同学叫苦叫累,都在默默地忍受着,坚持着,大家都把自己当成一个解放军战士了。我们班匍匐前进做得最标准、最好看的,男生是沈黎明和尤侯宁,女生是孙华和印芝红,他们的匍匐前进不仅动作标准、到位,而且手脚并用协调一致,前行速度又快又轻巧。排长不止一次地表扬过他们,并让他们给我们做示范。

匍匐前进练完后,接着进行的是练拼刺刀,也叫刺杀,还有投掷手榴弹了。我们男生都喜欢练刺杀,练刺杀的假枪是部队带来的,前端是橡皮做的假刺刀,猛一看像是真的。排长在分解了刺杀要领后,就让我们自己去练习了。所有军训训练的科目中,刺杀是我练得最刻苦,最带劲的一项,我一遍遍地练习,熟练地掌握了每一个刺杀动作的要领和连贯性,我特别喜欢对着用稻草扎成的“假想敌”,一边刺,一边大喊:“杀!杀!杀!”就觉得喊得特别过瘾。我还写了一首诗,题目就叫《练刺杀》。

学军的各项科目都完成了,最后就是开展实战拉练了。学校说好事先不通知,不论在何时,听到集合的警报声,大家就要迅速到大操场上集合。

等了几天不见动静,我们紧绷着的弦一刻也不敢松动。终于有一天,我们班的一个消息灵通的同学悄悄地告诉我们,今天夜里就要紧急集合,到紫金山去拉练了。我那时还是和小四德班的同学住一间宿舍,我睡的是上铺,下铺是空床,用来放东西的。那天晚上,我就和衣睡在床铺上,床铺一则的挡板也没有合上,我的一条右腿就荡在床铺的外面,我心想,这样一来,我一听到紧急集合的警报响起时,就可以用最快的速度下床,然后跑到大操场上,跑进我们班的队伍里。

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睡到半夜时,朦胧中听到了学校红卫兵大楼上的高音喇叭里拉起了警报声,就听小四德班有同学在催促说“快走,快走。”我想迅速地爬起来,却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,原来我已经从上铺睡掉了下来。我想爬起来,却感到自己的右侧肋部很痛,估计是摔着了。怎么办?我头脑里第一个念头是:我决不能当逃兵,那会被同学们耻笑的。于是,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用手捂着疼痛的肋部,一步一步地移出宿舍的门外,走向大操场,走进了我们班的队列里。

那夜的夜行军,我们全校师生是沿着龙脖子路往紫金山上进发的,在这过程中,还进行了从前往后传口令的活动。到达紫金山上时,天已经渐渐亮了,我们在原地修整,后来学校食堂送来了肉包子、菜包子和花卷,还有榨菜和萝卜响,我们就在山上席地而坐,吃了早饭。吃完早饭后,各个班级就解散了,下山回学校了。

没有一个同学知道,我是忍着肋部的疼痛参加拉练的,我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过。后来,我贴了十几块“伤湿解痛膏”,肋部的疼痛才慢慢地消失掉。这也许就是这次学军给我的奖赏,这个无声的奖赏让我铭记一辈子,我看到了自己坚强的一面,也看到了自己能够忍受疼痛和克服困难的底气。

学军结束了,说实话,通过这次学军,我各方面都得到了锻炼和提高,特别是在组织纪律性方面,提高得更为明显一些。我好像完成了一次蜕变,就像小时候养的蚕儿一样,变得茁壮和坚强起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点评:难忘青春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博客日报》值班编辑 

 

 
上篇: 南京先锋书店 下篇: 一九七三年日记选(六月八日)
 

● 一九七三年日记
● 我要的不多,只希望有一个人,能欣赏彼此
● 让“中国机器人”飞得更远
● 花式避税·高考工厂·门生有情
● 城中村
● 一九七三年日记
● 再陪你吃一顿早餐
● 断章
● 今天起,尽最大的努力,做最好的自己!
刘兆辉新股发行骤然减少,股市终于有喘息
段绍译 股市里的投资策略
隔水望伊人寻觅一片方域
凡人摸史日本人笔下的鸦片战争
维扬卧龙抢篮球场事件,倚老卖老的典型
韩锦平凡 去巴黎看天下第一花
济宁老鲍潜规则(一百零八)
李忠卿无人机不可怕,可怕的是无人管
汪邦成俄罗斯将回归传统吗?
 

 

在此留下您宝贵的评论:评论最大长度: 500字;还剩: 500
留言名称:
验证码: verify code
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。


 






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3350 号

Copyright © 1996 - 2009 BOKERB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博客日报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