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里岗  
 
 
 


 
 
生活与回忆
 

馒头

      小时候,每到夏季,我家晚饭大多是喝稀饭,下饭的菜不是大头菜、萝卜响,就是自家腌制的莴苣、萝卜皮。那时没有大米吃,烧稀饭用的都是中熟米,而且是陈米,也叫“战备米”。我家有一口大铝锅,是“二接头”的,也就是原来的锅底烧坏了,花钱让街头的补锅匠换了新的锅底。我爸爸一烧就是满满一大锅稀饭,稠稠的,南京话也叫“稠嘟嘟的”,稀饭如果当晚吃不完,第二天在煤炉上再热热当早饭,继续吃。 当然,光吃稀饭是吃不

2017-07-28 09:24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炒面粉和舂米粉

      早餐冲了一小碗燕麦米昔,所谓米昔,是个词典里都查不到的名词,说白了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熟米粉,是采用瞬间熟化工艺加工而成的,具有入水即溶的特性。我用开水边冲边搅拌,不到一分钟就冲好了,就可以食用了,很简单,也很方便。 吃着香糯可口的燕麦米昔,我不禁想起过去吃的炒面粉和舂米粉来。 那时是计划经济时代,面和米都是按照家庭人口的多少来计划供应的,买面买米都要凭粮票。我家主要吃米饭,面粉通常是用

2017-07-27 18:03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儿时的夏天

      南京这几天持续高温,酷热难耐,好在现在家家都有空调,把门窗关闭,打开空调,家里就是一个惬意的清凉世界。 我们小时候远没有这样的福分,那时别说空调,就连电风扇也没有。一到夏天,我妈妈就会买来芭蕉扇和木拖鞋,分给我们四个孩子。我们在芭蕉扇上写上:“夏天天气热,扇子借不得,虽是好朋友,你热我也热。”,然后写上各自的名字,这样就不会用混了。 芭蕉扇除了用来扇风外,还可以用来打苍蝇,扑蜻蜓;上街

2017-07-26 10:56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少年书香

      我读中学的时候,很多好书都被定性为“毒草”而遭到批判,成为禁书。新华书店里卖的书大多是政治读物,文学书籍很少。我家那时别说书橱,就连一个简易的书架都没有。家里书也很少,都是这里一本,那里一本,零乱地摆放的。 我爸爸从来不读文学书籍,他喜欢读一些政治书籍,那时在家里,常常看到他像模像样地坐在桌子前,手里拿着一根红蓝铅笔,一边看书,一边用笔在书上画着;有时还一手托着腮帮,眼睛眨动着,像是在思考

2017-07-25 09:24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棋

      小时候过夏天,下棋是我们小伙伴经常在一起玩的。记得最早玩的棋是军棋,我们小男孩最喜欢军事了,看电影喜欢看打仗的,最崇拜的人是军人,下棋当然也喜欢下军棋了。 那时,军棋在文具店里有卖,棋子是长方形的,是木制的,分红黑两色,里面附的棋纸上就有下棋的说明,很容易,看看就会了。军棋里面最大的是司令,最小的是工兵,司令虽是最大,但地雷可以把他炸死;工兵虽是最小,但他可以把地雷挖掉。这里面是不是有点哲

2017-07-24 10:33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建康路邮局

      建康路邮局是南京的一家老邮局了,几年前经过修整翻新,基本恢复了过去的外观,但里面早就重新改建不知多少次了,过去的格局已经不复存在了,这是很可惜的。 在我小的时候,建康路邮局的外观大致也就是现在这样的,我们小学就在邮局的街对过。我上一二年级时,曾帮我们班的班主任夏璞老师在邮局的邮筒里投寄过好几封信。 过去,我家里的信大多是到建康路邮局寄出的,还有包裹也是在这里寄出的。我一般是帮我妈妈寄信

2017-07-23 08:52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蛙声

      小时候,我爸爸妈妈就教育我们几个孩子,说青蛙是益虫,专门吃害虫,是保护庄稼的,你们要爱护它们。 上小学了,每当春天来临时,我们小孩子先是养蚕宝宝,接着就是养小蝌蚪。放学后,我和几个小伙伴结伴而行,一同到武定门外的池塘边去捉小蝌蚪。小蝌蚪捉回来后,我用家里的一只瓦钵子养着,隔几天换一次水,添几根水草就行了,很省事。看着小蝌蚪在一天天长大,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。当小蝌蚪长成小青蛙的雏形时,我

2017-07-22 10:06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花生肉丁酱

      1974年,我在林场插场时,生活清苦,几乎天天吃蔬菜,日子一久,就有点忍受不住了,特别想吃荤菜。而食堂里难得有荤菜供应,每次遇到有荤菜时,我们知青常常是一顿吃两份,一个个虽吃相贪婪,但都吃得开心,吃得痛快。 想到在林场也不是一天两天,一月两月的,我做好了“打持久战”的准备,既然食堂里少荤菜,我为什么不能想想办法呢?几次回家休假,我把在林场的生活情况对我爸爸说了,特别说了那里很少有荤菜吃,有点诉

2017-07-21 09:55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说说过去的南京明城墙

      如今的南京明城墙经过这些年的新建和修建,呈现出它的雄伟的气势和迷人的风姿,真的是“虎踞龙蟠今胜昔,天翻地覆慨而慷。” 我小的时候,南京明城墙可不是这样的。那时的明城墙,用“残垣断壁”来形容是绝不为过的。那时,我常常和小伙伴到靠我家最近的中华门明城墙上去玩耍。那时根本没有登城口,城墙上也是黄土裸露,显得很是荒凉,城墙砖凌乱地堆放在各处,大多是残破的,只有那泛着青色的质地,使人不由得想起当年制

2017-07-20 20:35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再说过去夏天洗澡

      小时候,每到夏天,洗澡是一件虽麻烦、却有趣的事。那时,我们贡院街上的人家,大多都没有盥洗室或卫生间,洗澡都是在自家屋子里或院子里完成的。 说洗澡是件麻烦的事,就是说夏天天天要洗澡,有时一天还不止洗一次。我家有一个大木盆,我们也叫澡盆,它的主要功用就是夏天用来洗澡的。我家有六口人,爸爸妈妈,我们四个孩子。洗澡时间通常是在晚饭后,洗澡水是用蜂窝煤炉烧的,都是我爸爸烧。他用我家的大铝锅烧,有时烧

2017-07-19 09:12 [编辑] [删除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★  馒头
  ★  炒面粉和舂米粉
  ★  儿时的夏天
  ★  少年书香
  ★  下棋
  ★  建康路邮局
  ★  蛙声
  ★  花生肉丁酱
  ★  说说过去的南京明城墙
  ★  再说过去夏天洗澡
  ●  网吧老板在悔过
  ●  词二首——七夕
  ●  世上真有欠揍人
  ●  王心凌遇到的前男友为什么各个都是
  ●  伤感情歌;爱你恨你却想你
  ●  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,改革仍
  ●  谁给“以房养老”诈骗披上合法外衣
  ●  馒头
  ●  回首军民鱼水情的难忘岁月
hdrg
燕柄权
聊天子
歪歪唧唧
657587422
陈南
gaohongdi
lexiaoyao
李峰
版权所有:©2017博客日报 浙ICP备06051813号 浙B2-20090125 给博客日报留言 律师声明